仙人掌開花一點都不算新鮮事,但這是我人生以來所種的第一盆仙人掌開花,這就意義重大啦。

三月底貓貓的媽媽送我一盆仙人掌,說這種植物很好養(意思是很適合我這款神經大條的人...),還說快開花了,當時我看不出個所以然,腦袋不停冒問號,真的嗎?

沒想到帶回來才養了幾天就開白色小花了,四月真是個生氣盎然的季節,很多植物都在此季節綻放它們的「生殖器」。前幾天去貓貓家,他家的那盆更壯觀,竟整盆都開滿了白花,記得我領仙人掌回來的時候連花苞都沒啥影哩。

我不知道這仙人掌叫什麼名字,其實我認為知不知道眼前的植物叫什麼名字不是很重要,又沒立志當植物學家,知不知道這些名字又如何。所以我很受不了一種人:就是你只不過想知道一下這個東西是什麼,結果他劈哩啪啦給你講一堆有聽沒懂的教科書上才看得見的東西。

我有個同學就是這款人,譬如說你只是好奇問他這是什麼樹,結果他會把什麼常綠中喬木、常綠大喬木...這種東西講給你聽。問他哪款數位相機好,他竟然跟你講起CCD的構造、光學原理...叭啦叭啦。問他筆電無線上網好不好用,他又去跟你講如外星人話般的啥高速無線傳輸理論....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到前面有隻可愛的黑白花狗狗在逛大街。

嗨~狗狗你好呀~

正要摸牠的時候被嚇一大跳,是羊?!擦擦眼睛看仔細,如假包換貨真價實的真羊,市區怎會有羊...現在是什麼情形?真鮮!

原來是促銷羊奶的噱頭,廠商在攤位前擺幾隻羊來吸引客人,這宣傳手法方法果然奏效,引來不少路人注意,但我不知道最後真正去訂羊奶的人有多少啦。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乎每次在吃完「阿柑姨芋圓」後,都還會繼續到「上面的」九份國小蹓躂蹓躂,除了賞賞此處的無敵海景,也借多走幾步路來消化消化一下肚中的芋圓(雖然此法不管用)。

當然,校園中的那棵百年老榕樹下的植樹紀念碑也是每回必訪。

然而最近整理照片才發覺,每次都只顧著拍石碑,所以石碑照一堆,唯獨就漏了大樹完整的身影,怎會這樣呀,殘念~下次去吃芋圓記得要補拍...

以下關於九份國小老榕樹的介紹,是摘自解說牌上的文字:「本樹原生長於校園中,1914年移植至此,多年來受東北季風及颱風吹襲傾斜生長,更因1996年遭強颱“賀伯”吹倒,經縣府撥款搶修,並建支撐牆以維護生機。樹齡約115年,樹圍5公尺,樹高11公尺」


植樹紀念 第二十一回卒業生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傍晚來去指南宮散步,在回程下山的步道中途遇到一隻小青蛙,不過我不認識它。

為了拍到這蛙弄得自己又蹲又趴的,滴滴答答汗水直冒,剛才上山都還沒這麼狼狽德行,多虧青蛙很有佛心肯賞臉在原地一動也不動,沒讓人前功盡棄。

光線微弱、快門極慢外加手抖不停,相機的光學防手震完全無用武之地,除了打閃燈之外,只好妥協用高ISO去拍吧,有影像總強過沒影像。

縮圖放上blog後發現竟然雜訊出奇地少,縮圖後的照片是會騙人的。但如果只做blog用途,其實這樣品質也很OK。有些人把DC的高ISO批評得一無是處,但在顧及輕便同時需要「有影像總強過沒影像」的這種時機場合之下,小DC的高ISO其實還是有它用得著的地方。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和貓貓在往台中放送局的路上瞧見了這棟怪怪的建築,當時我們並不知道它的身分來歷。

我覺得它的樣子奇特應該有了一大把年紀,可以拍下來當個影像紀錄(看到老建築不管它什麼來歷,我都會習慣性的拍下來,因為拆除的命運隨時會降臨在破爛老建築的身上),不過對於眼前的它,我還沒出現那種非拍不可的感覺。

但貓貓卻說它八成是日本時代的,叫我一定要拍(而我卻認為是他想太多,因為我們都是日治時期建築迷),當時就青菜拍了這張。

待回家後上傳照片時,出於好奇隨便問了一下Google大神,沒想到Google大神給我的回答幾乎讓我掉了下巴,它竟然大有來頭,原來是日治時期台中水源地的「上水塔」(儲水塔),大正五年(1916)的產物。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rsche Carrera GT 台北市試1091

今天晚上我妹請客(好像是跟她加薪or升官有關的這一類原因,我沒問那麼多,反正有得吃就好),請全家去沾美西餐廳吃大餐,儘管這家頗有名不過心情卻沒非常興奮,因為我現在看到食物就連想到熱量~


美食好吃是好吃沒錯啦,我死胖子時代也很愛吃(所以才變成死胖子)。但自減肥成功後,一想到花那麼多錢把那麼多的熱量吃下去,身體變成肥滋滋的~就覺得很恐怖很不值啊~

還好這餐是我妹請的,「金錢」跟「熱量」兩者我只賠上「熱量」,今天放假不減肥,明天多運動把今天的體重損失補回來 XD

言歸正傳~

用完餐從餐廳出來,發現門口停了一輛怪怪車,我不知道那是啥牌子的,反正那種樣的車就是一副「我很尊貴」的樣子。

不過被我評論為「豬頭男」的那種男人似乎都很愛這類名貴的車,我對這種機械沒啥好印象,因為它除了加速地球暖化兼滿足豬頭男子們之虛榮之外,對人類社會完全沒貢獻。

回家後照著車後的英文字上網查,發現它是Porsche Carrera GT,身價果然尊貴到不行~

我想這種車活在台灣應該很可憐吧(如果它有感覺的話),就像把貓熊關在動物園裡一樣,有什麼地方能讓它盡情跑個暢快?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去年要找北投畜魂碑沒找到(詳見 http://blog.pixnet.net/barefooter/post/6402210),沒隔多久就有熱心的網友告訴我說,它的確還在大豐公園籃球場附近,當時就僅止於記下此情報,並沒有想要馬上去瞧瞧的動力。

事隔近一年,今天和貓貓去爬丹鳳山,下山走回北投捷運站的中途正好路過大豐公園,又想起了上回沒找到畜魂碑這件事,決定去探探這畜魂碑究竟被藏在哪個神祕的地方。既然所獲得的情報說它還存在,那應該很好找吧,搞不好上次就是眼睛太大粒,東西擺在眼前卻視而不見。

我們把籃球場、停車場周邊巡了好幾回,就是沒看到像個「碑」的物體。最後還是貓的第六感比較靈,他決定往停車場旁的亂木叢裡探探看,因為那是唯一沒搜索過的區域,因為我不認為碑會在那裏面,所以就站在外面等著他找不到的消息...

但最後證明貓是對的,碑就在那堆亂木叢裡面!

文章標籤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看了報紙才知道,原來行之有年的印鑑制度竟然是日本時代法令,好妙呀~

明治39年(1906),台灣總督府發佈了一則行政命令:「印鑑規則」(台灣總督府府令第四十二號),規定人民必須在法院辦理印鑑登記,凡入籍、開戶、買賣土地等等都需辦理印鑑證明。

總督府不採西方的簽名制,直接在交易文件上簽名,一來因為印章在當時的台灣本來就是在生活中常見的,然而最關鍵的因素是不識字的人太多,用簽名的話對交易雙方都會帶來困擾,所以日本時代的政府就弄了個有國家公證力的印章制度,就是印鑑證明啦。

不過戰後當台灣變「中華民國」之後,仍由辦理各項登記的行政機關續發給印鑑證明,換言之此法並未因改朝換代而廢。在2002年時曾一度廢除,但阻力太大,廢沒幾天就恢復了,一直用到今天。

不知還有哪些法律是總督府頒布,被戰後政府續用到今天?原來總督府一直與我們同在。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在鶯歌石步道靠近「碧龍宮」那一端的一個小池塘拍的,整個池塘都開滿了小黃花。

認識台灣萍蓬草不用管那些會讓人腦袋跳針的植物專用名詞啦,因為它的小黃花一眼就能辨識出來,反正它就是長那個樣,獨一無二。

傳說它很稀有,不過在我的印象中感覺卻還OK,因為在不少地方的池塘都有看到它,好像在花市也買得到說。

網路上關於台灣萍蓬草上的資料相當豐富,有興趣的話自己動手找一下就蹦出一大堆,我就不湊熱鬧跟著大家當專家了。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攝於汐止大尖山)

「灰木」這個名字實在跟它的花很不搭,總讓人聯想起灰色枯木,其實它的花超漂亮超可愛,盛開時的花朵一球球毛茸茸的,整棵樹就像掛滿了白色小毛球一樣。

灰木很普遍,幾乎到處都可見其蹤影,然而這種植物若不是在花季,外型實在沒特啥色,就是棵平凡的綠色樹而已,絲毫不會讓人有要多看一眼的慾望,所以就算經過它旁邊也不易察覺它的存在。

軍艦岩一帶的灰木很多,不過照片中的灰木是在汐止大尖山步道拍的。

我不是植物專家,那些會讓人腦袋跳針的植物專有名詞就不囉嗦了,對它有興趣了解的話,請見陽明山國家公園的植物解說(或自己去問Google):http://www.ymsnp.gov.tw/web/webpage.aspx?f=data_file/plant93/plant93_c3-115.htm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的苦楝花似乎開得比去年晚了一些些,直到四月中旬才開。記得去年它的花季大概在三月左右吧,但也有農曆年過後就開花的印象。

雖然苦楝是眾多極端普遍的路邊樹之一,但我認識它也僅不過是最近幾年的事。認識它大約是在三年前遊造橋口山步道的那次,整片林地落滿了不知名的小紫花,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郁卻又清新的香氣,彷彿身置於一場神秘的紫色幻境。當然,現場有解說牌,所以我才知道它們的名字叫「苦楝」。

從那次以後,我便開始注意這種樹,原來它無所不在,三峽到土城段的高速公路兩旁就出現不少,公園、野地、荒山都可瞧見它的蹤影。

它的花季似乎不長,感覺比流蘇長但比油桐短,頂多兩周或多一點吧。若再碰上下雨多幾天,凋謝得就更快了。每年都說要拍,但每當有空想起應該去拍時,花兒早謝光光,了不起樹梢還剩些得用望遠鏡才看得到的殘花,所以打從認識它開始到現在,我並沒有拍到多少苦楝的花。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和貓貓今天原本的行程就是去遊基隆山,由於抵達瑞芳的時間還早,雖不是假日但上山的巴士班次仍一班接一班,因此並不急著出發,我們就在瑞芳車站附近閒晃亂逛,看看車站、逛逛老街。

要不是今天坐火車來,我還不知道瑞芳車站的月台地下道已經變得美侖美奐,我想它應該稱得上是台鐵最美麗的地下道。瑞芳站的日語標示超多的(興奮~),現場也有日語志工服務,令人印象深刻,應該是金九地區是日本遊客最愛的緣故吧。

在離去前,我們在瑞芳車站的遊客中心拿了一本「登山護照」,這是縣政府正在辦的一個登山拓印的活動,今天正好要去登基隆山,於是基隆山就成為我們在這拓印活動的第一座山。

嗯~說起這類登山拓印的活動呢,實在感到汗顏,每次一開始都信誓旦旦地很有把握完成它,不過到最後都落得不了了之的下場,從沒蒐集完畢過。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部寬主演的日劇「不能結婚的男人」(結婚できない男)中的Ken就是這款狗狗,劇中演出超可愛的,每集都很好笑,所以現在看到這樣子的狗我都叫它Ken。
 
中午跟喵仔去光華買日劇DVD,在商場門口看到它睡到不省人事,周遭人車雜沓似乎對它一點影響都沒。
 
後來知道說這隻就是我們買DVD片子那家店養的,我很喜歡這款的狗,好想養一隻。但我家已經有皮皮狗了,再一隻動物入我家大概會爆發家庭革命,因為我娘他們不喜歡家裡有動物。


這樣不會睡落枕呦?...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星期六去遊汐止的大尖山,在天秀宮後方小花園遇見這隻可愛的貓咪,才朝著它喵喵叫幾聲它就自動跑過來了。

這隻貓超乾淨,毛摸起來竟然比我家的皮皮狗還柔順光滑哩.....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九份最夠格稱為「貓咪之城」,因為在這山城的每個轉角都會遇見貓。


貓與基隆山


這樣也能睡~


舔爪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汗流浹背中我和貓貓好不容易登上了基隆山頂(今天氣溫竟然逼近三十度且又悶不通風),蹲著休息喘氣時瞥見腳下綠叢裡有一顆顆的小紅點,仔細一看,原來是蛇莓。

嘩~竟又到了蛇莓開花結果的季節了。

光看照片別以為它跟草莓差不多大,那是近拍的效果,其實最大粒的頂多才0.5公分不到。看了它的葉子才想起來,剛剛步道兩邊都是這種「草」(因為熱到跟狗在喘沒兩樣,頭低低著走,因此一路行來目光焦點都在地面上.....),山頂的有結果所以一眼就認出,蛇莓的葉子讓我聯想到香菜....(一種貓貓最怕的蔬菜)

貓貓說蛇莓是可以吃的,但也聽說它有微量毒素但食用並無傷身體,不過我倆都沒有膽量和興趣去嚐試野地裡這類傳說中可食的植物。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貓貓知道我喜歡火車,在youtube上找出了這段骨董級的MV放給我看。

在影片快要結束的時候,可以看到其中一輛的編號是DR2204(用暫停去用力看),另外也發現原來一直放在水里站的那兩節報廢藍皮車在那時就存在了(場景大部分都在集集站,但其中有短短幾秒黃乙玲下車時的鏡頭是在水里月台),支線的藍皮柴油車確實讓人懷念呀。

不過,對我而言嚴格說起來卻「無念可懷」啦。

因為這款車我總共才坐過兩次,一次是不知國小幾年級時,我外公帶我從台中搭到彰化。再來,就是在大學某年暑假時,和同學從埔里搭到二水。這款車引擎聲音很大、又沒火車頭(那時我還不算是個鐵道迷,不認識車種,這種車對我而言的確是沒火車頭的怪車....),因此才在腦袋中種下深刻印象,但我對它其實沒有會感動到流淚或深深讓人思念的那種情感的記憶。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貓坐在池畔大石上,彷彿,正冥想中.......
  
貓,What are you doing ?
  
妙妙妙~


被我吵到了,醒了...貓,不好意思咩....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間是抓抓以前的學校,今天去光華商場順道路過進去蹓躂一下,見見傳說中的「紅樓」,在四周新式大樓的環抱下,它尤其顯得嬌小可愛,好像童話故事中的場景。
 
以前為了躲開車流兼少走幾步,就常借道它的校園從建國南路這端穿去光華商場,算算也十多年有了,但今天我是第一次見到紅樓的真面目哩。

回家再看照片發覺角度光線都不佳,不甚滿意,但生活紀錄高興就好不必重拍,就這樣吧。

建物名稱:台北工業學校紅樓
興建年代:大正七年(1918年)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搜尋出的資料幾乎都顯示「台東火刺木」就是「狀元紅」,不過記得曾有網友跟我說過「台東火刺木」和「狀元紅」兩者十分像但還是有些些差異,狀元紅屬於外來種,葉緣有鋸齒,而台東火刺木則無。

但我今天在植物原看到的這棵開著小白花、葉緣有鋸齒、疑似所謂外來種「狀元紅」的植物,前方解說牌卻標明「台東火刺木」,植物園應該不會騙人亂標吧?更讓人滿頭問號了。

喵喵家鄰居院子裡的那幾棵「台東火刺木」也全都開了花,我們很羨慕那家人有個可以種樹的小院子,在自己家種自己的樹幾乎成了都市人不可能的願望。

見到這些綻放的小白花,說真的,我到今天才知道目前是火刺木開花的季節。(照片皆攝於植物園)。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建物名稱:基隆要塞司令部(今日之海巡署北部地區第一海岸巡防總隊)
興建年代:昭和三年(1928年)
古蹟等級:歷史建築(目前尚未指定為古蹟)

關於基隆要塞司令部的歷史,請見基隆市政府文化局的解說:http://www.klccab.gov.tw/_main.php?id=34&mid=12&t_type=s

看到報紙上說,基隆市政府向海巡署爭取開放「基隆要塞司令部」的新聞,這實在是一則天大的好消息,希望早日開放。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二二八公園衡陽路側門對面的這棟詭異橘紅色的建築物,從它外表的巴洛克風格以及從日本時代衡陽路老照片來猜,應該是屬於大正時期的房子,不過精確的年份依然無從得知。

這家「公園號」酸梅湯遠近馳名,不用我介紹大家早都知道了吧。由於店面大半面積販賣著麵飯類的熱食,酸梅湯、冰淇林反倒擠在不明顯之一角,我想第一次慕名來買的人八成會以為自己走錯店了。

我認為它的酸梅湯並沒傳說中那般無懈可擊,甚至跟某些地方賣的酸梅湯相比,也沒有極端明顯的味覺落差。小小塑膠杯盛裝的一杯25塊錢,我將它歸類為中上級未達物超所值的標準。酸梅湯甜度有些偏甜,在炎炎夏日除了滿足味蕾的貪念外,我相信解渴功效有限,不過這產品仍落在好味道的範疇內。

我超喜歡它的「三色冰淇淋」,這是古早味的台式冰淇淋。冰質綿密細滑,甜而不膩,吃起來十分爽口,我一口氣吃下十球也不成問題。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次都聽人說流蘇樹開花的時候有多美多美,但每回我想一窺這傳說中的植物時,花期早過了,年年如此。

當獲悉今年流蘇花已開時,趕緊前往二二八公園一睹它的真面目(其實大安森林公園也有流蘇,不過比二二八的這棵要小不少就是了)。

因為每次逛二二八公園,經過那棵流蘇樹前總是望樹興嘆,不知哪時才有機緣見到它開花的模樣。

今天終於見到盛開的流蘇,名不虛傳果然壯觀無比。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不是廣告留言我一看就知,不要想假借留鼓勵稱讚來打廣告,貼些有的沒的,我絕不容許在我的部落格出現這種欺瞞觀眾目無法紀的撒野行為。

貼廣告的人:我咒你 >> 破產欠債生意失敗敲鍵盤摸滑鼠的手指爛掉做愛沒高潮考試落榜等等所有衰事都會發生在你身上,因為你招惹到了貧窮神,我就是貧窮神。

貧窮神的怨念可是非常靈的,不信邪你就儘管留,嚐嚐我的怨念有多強。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衡陽路上的這家合作金庫銀行為市定古蹟,因為這棟房子是日本時代的「台北信用組合」,它建於昭和二年(1927)。

我不是古蹟專家,關於這老房子的來龍去脈,若有興趣了解,請到北市文化局的網站看解說:http://www.culture.gov.tw/building/view.php?vid=82&page=6

我很喜歡它上面的那兩隻貓頭鷹,超kawai的~

為什麼現在的房子都不在牆上做幾隻貓頭鷹呢?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安森林公園的夜鷺超多的,好像全台北的夜鷺都飛到了這邊,彷彿成了一座小小的動物園,池邊聚集著好奇圍觀的人們。

這些夜鷺似乎不怕人類,有趣的是它們竟喜歡停在人多的地方,八成被餵食慣了。距離人群頂多兩三公尺,所以用不著什麼高貴的大砲級設備就能拍得很大隻。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過年以後台北天氣始終陰雨不停,記得曾經在報紙上讀過一則新聞說基隆二月份的日照時數僅兩小時,北台灣的天氣真是差到不行。

那天清早看到窗外露出金黃色的陽光,我和喵仔趕緊把握這個太陽難得露臉的好時機,決定上陽明山賞花去。

不過呢,兩人東拖西拖的,等下了公車抵達陽明山已經中午時分。山上天氣漸漸轉陰,濃濃雲層已籠罩著七星山頂,沒想到可愛的陽光只維持了一個上午,陰天不要緊沒關係,祈禱千萬不要下大雨才好。

正如新聞所報導的,這次陽明山的櫻花實在沒什麼開,杜鵑反倒開得茂盛,大家都在綻放的櫻花樹前排隊拍照。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記得多年前去竹東飛鳳山遊玩,看到有株外型狀似營養不良的植物,掛著一面寫有「呂宋莢迷」的名牌,當時並非它開花結果的季節,其貌不揚,和路邊野草灌木沒什麼不同,只覺得這名字頗有意思,這是對「呂宋莢迷」四個字的第一印象。

在不知過了多久之後的某日,在軍艦岩上終於體驗到它的與眾不同之處。

步道兩旁三不五時出現一團團密密麻麻綻放著的小白花,好奇地把鼻子湊過去聞聞看,起初嗅不出什麼,愈吸愈用力也愈靠近,就在鼻頭幾乎要碰觸到小白花的那一剎那,突如其來的一股似曾相似的氣味直衝鼻腔,咳了好幾聲。

「精液的味道」我大叫。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去中和的自強公園看山本信義紀念碑,回程在莒光路上等公車,發現一班很奇妙的車:66,中和至捷運新店站,固定班次 06:15。

什麼?一天只有一班?!有沒有看錯呀?

其實在台灣一天只發一兩班的公車沒啥好稀奇,不少偏遠地區都是這樣,鄉下路線都是開佛心的,等哪天客運公司再也忍不下虧損時,公車就會從路線上消失。但在大眾運輸極端發達的台北都會區,竟然也有一天只開行一班的公車,簡直難以置信。

它的班次比山區公車還要少,開上風櫃嘴那鳥不生蛋地方的小巴一天都還有四班車呢。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竹市議會的前的這對石獅子正是以前新竹神社的狛犬。不過雖說是神社的狛犬,但在這兩隻身上卻找不出絲毫屬於東洋狛犬的特徵,因為它們是道道地地的閩南石獅子。

話說一百多年前,新竹的望族「林占梅」特別從大陸請名師來台,用上等石材雕刻一對石獅子,打算放在林家祖祠前。不過後來不知什麼原因,獅子雖已造好,但祖祠卻還沒修完,所以獅子先安置在當時剛完工不久的試院前面。

但沒隔幾年就改朝換代,日本時代來臨,林家的祖祠被徵收成為地方法院,所以這對原先打算放在祖祠前的獅子也無家可歸了,就一直擺在試院。然而好景不常,沒多久即碰上「市區改正」,試院被剷掉成了大馬路,獅子就移到武營封存去了。待武德殿蓋好之後,才又搬出來放在武德殿前。

新竹神社完工時,當時的新竹州知事古木章光不知出自於什麼樣的想法(可能為省錢,也可能他認為這對精美石獅若擺在神社前真的很有FU),用自己的名義把這對放在武德殿前的石獅子奉獻給神社,安在神社鳥居前面。換言之,此時它們的身分就轉變為神社的狛犬了。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前每當在鶯歌站下了火車,走在月台上就可以看到這棟洋式破屋。2004年四月的某天,再在鶯歌站下車時,習慣地往後站望去看看那棟洋式破屋,驚覺它已被夷為平地。

記得有次曾忍不住好奇,特地走到它前面瞧瞧,但眼前所見一片淒涼雜草叢生、內部似乎也被遊民盤據,不禁讓人聯想到惡靈古堡,恐怖感油然而生,所以只在外面拍了幾張照片就走人,繼續前往那天我們真正的目的地 - 鶯歌老街。

後來從文史資料介紹知道說它裡面還有古井、小庭院以及華麗的磁磚等總總,不過憑當時現場的那種荒涼加頹廢的氛圍,實在沒啥勇氣入內一窺究竟,等再想窺探看看時,已經變成停車場。沒想到當年隨手拍的照片竟成了它曾存在於地球上的最後紀錄。

據說謙記商行的創辦者林家僅有土地租約而沒有所有權,地主另有其人,所以當林家放棄地上物後,加上地主有意起大樓,鶯歌鎮上唯一的日式巴洛克風洋樓就從此消失了。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到這虎斑貓趴在地上曬太陽,我小心翼翼地接近擔心驚擾到而嚇跑他。沒想到不但沒跑掉,還繞著我喵喵叫。正跟我玩得起勁時,突然轉身竟不理我了,衝向旁邊拎著提袋的一位女士,前爪扒著她的袋子,接著對她撒起嬌來,開始喵個不停。

原來那袋子裡裝的是吃的。

吼~超勢利的一隻貓~



赤腳斌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