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絹絲瀑布登山口附近的 Owl Crossing
我們走巴拉卡人車分道步行到二子坪,當看到路邊這塊 Owl Crossing 警告牌,我和貓老闆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Owl Crossing 是真的,因為我們曾經親身遇上。以前我們看到這塊牌子也會笑,不過笑得是它是個 Joke,在這條車水馬龍的公路上,怎會有貓頭鷹?貓頭鷹不都在動物園裡嗎?
幾年前我還沒有開始爬山時、也就是還是死都市佬的年代,我認為貓頭鷹只出現在動物園或電影,就像金魚一定在水族箱裡的道理一樣,其實從開始爬山之後,還是存著這種觀念,我每天都可以看到白頭翁,但卻看不到貓頭鷹,把貓頭鷹當成是一種離我們非常 far far away 的動物,在書上、電視上才出現的動物。
但在去年八月,我才體驗到 Owl 真的會 Crossing,不過這場經歷不是在陽明山上,而是在南港的研究院路,故事經過是這樣:
去年八月的某天傍晚,我和貓老闆在南港研究院路上的一家便當店吃完晚餐之後,就沿著研究院路騎回木柵,這條路一向車子就少,加上路面平坦,騎起來十分輕鬆,瞄了一下速度表,大概是在40KM,時間大約是6點35分。這條路的後半段,也就是翻過鞍部以後,就是墓區,想在日落前出墓區,於是加快了一點速度,不過也沒超過55KM,後面有輛機車從我們旁邊快速超過,當這輛機車越離越遠,只見車尾燈的時候,突然,看到前面地上有綠色的東西在蠕動。

「有蛇」 ~~~~ 我大叫。 發現太晚,閃不開,好像直接壓過去了。

在後座的貓老闆被我這一叫,嚇到了。他問:「什麼??」「你說什麼?」

就在「什麼」這兩字才脫出口,突然有個咖啡色的影子閃過眼前,感覺右臉被狠打了一巴掌,接著聽到後面「啪」的好大的破碎聲,不明物體撞在貓老闆的安全帽擋風鏡上,我們兩人都尖叫了起來。

把油門放開,機車慢慢溜停下來,我摀著右臉頰,突然被打這一巴掌,打得滿頭問號。

回頭看看後座的貓老闆有沒有事,貓老闆的安全帽鏡片下半截已經被撞飛了,滿臉驚慌的樣子。「幹!」(我心裡是這麼叫啦)。有人向我們丟石頭嗎?不過環顧四周,好像不太可能,荒郊野外的,兩邊都是無人的樹林。

下車把腳架撐起來,回頭望,大約一百公尺外,有條不動的蛇(應該是被我壓死的那條)。視線再往近處移五十多公尺,地上有陀黑黑的東西,走過去一看.....啊?這是什麼 ~!@#$%...

竟然是一隻「貓頭應」,打我那一巴掌的是隻貓頭鷹。我從沒見過貓頭應,第一次看到貓頭應竟然是在這種狀況下,為什麼電影裡的動物會跑出來? 我好驚訝。

雙手將牠捧起,牠還在顫抖,從外表看不出有傷口,應該是內傷吧,剛才那麼大的撞擊力,我臉上還麻麻的,貓老闆的安全帽鏡片也撞破了,如此大力的撞擊,這隻鳥的前途不樂觀。怎麼辦?動物醫院在哪?call the ambulance?

大概不到一分鐘,鳥不動了,我們都很難過,不知道怎麼處理鳥屍體,拍完照後(為了要調查這是哪種貓頭鷹,但怕死鳥照片影響你的閱讀,就不公開了),把貓頭鷹移到路邊不起眼的地方,用破掉的擋風鏡把牠蓋起來,當做墓碑吧。

為什麼會撞上貓頭鷹?突然想到了那條過馬路的蛇。

貓頭鷹可能是要去抓蛇,在第一輛機車通過之後,也許貓頭鷹認為是安全的,但沒想到隨即冒出了第二輛機車,因為我輾過了蛇,所以我前進的「航道」跟「貓頭鷹」獵捕「航道」是一樣的,然後就....碰...!@#$%^...

回家後查了一些貓頭鷹的資料,和照片比對後,撞我的這隻好像是領角鴞?我記得在陽明山區,好像是大屯山附近的巴拉卡公路吧,有看過小心貓頭鷹(Owl Crossing)的公路警告牌,我始終不相信車子怎麼會撞到貓頭鷹?就好像跟我說走在街上要小心有熊貓出沒一樣的不可思議。
 
但貓頭鷹偏偏就撞了上來。飛機撞鳥早不是什麼新聞了(假如飛機沒掉下來的話),但騎摩托車也會撞上飛行中的鳥,真是人生難得的經驗...... 
嗯,經這次鳥擊事件學到了幾件事情:
1. 貓頭鷹在傍晚出沒。
2. 蛇是貓頭鷹的食物之一。
3. 做人不要太鐵齒,有 Owl Crossing 的牌子就是 Owl 會 Crossing,不要不相信。
4. 從此心裡有了罣礙,擔心哪天大冠鷲會不會撞上來?(想太多了吧~)


↑百拉卡公路上的 Owl Crossing

Date:2006/07/16

    全站熱搜

    赤腳車小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