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路上還在擔心說,沒辦法到拍到完整的紀念碑,紀念碑周圍常常堆放著市場攤商的東西,因為紀念碑就在菜市場旁邊(以前鐵路兩旁就是菜市場),上午的市場可熱鬧哩。如果它被雜物擋住,就沒辦法拍下完整的碑文。來到紀念碑前,除了一罐空寶特瓶之外,乾淨空無一物,運氣不錯。

台北捷運沿著舊北淡線鐵路的路基建造,尤其是在地下化的部分,開挖的面積比當初鐵路範圍還要大,地面的東西都被挖掉,北淡線的鐵路舊跡不復存在。不過,在現今的捷運雙連站附近,還保留有一座北淡線鐵路的紀念碑,它是「高施傳義士紀念碑」。

誰是「高施傳」?高施傳是北淡線鐵路上,負責看守錦西街平交道的一位看柵工,在民國五十九年十月底,為搶救一輛闖平交道的公車,不幸遭火車撞上身亡。


↑捷運雙連站附近的「高施傳義士紀念碑」。其實只有銅像、四塊大理石版是原來的,碑體是後來遷移至此重新建造。原碑體約有 2 公尺高。

正面:中國國民黨秘書長張寶樹題:黨員楷模。 右邊碑文:高施傳義士傳略, 交通部長張繼正敬撰。 左邊碑文:高施傳義士殉職經過簡述, 鐵路局長陳樹曦敬誌。原本銅像正面下方是嚴家淦副總統題「捨身取義」,重建後已遺失。

民國五十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五點左右,一輛滿載六十多名乘客,由司機「劉宏亮」駕駛,車號 70-00816的 46路公車,正由中山北路經錦西街、往重慶北路方向行駛。此時由淡水開來的 384次普通車即將接近錦西街平交道,高施傳接到火車接近的電鈴通知後,依照往常作業程序,開始放下平交道柵欄。

不過公車司機看到前方緩緩下降的柵欄,不停車卻加足油門往前衝,想趁柵欄下的空間搶過平交道。

結果公車先撞垮了東側柵欄,再撞上西側柵欄,平交道遮斷機遭公車強大衝撞的拉扯而應聲倒下,鋼架、鋼纜散落一地,柵欄鋼索絆住了公車,公車像網中鳥,卡在平交道上進退兩難。高施傳立刻衝上前努力拉開纏住公車的鋼索,讓公車脫困駛離平交道,此時身上多處已被金屬、鋼索割傷。

公車雖已脫困,金屬鐵架、柵欄鋼索仍散落在軌道間,為了避免即將駛來的火車撞上這些物體出軌,高施傳不顧自己的危險,仍留在平交道上奮力清除障礙。因為平交道前是一彎道,當轉過彎,火車駕駛發現平交道上有狀況時,雖緊急煞車,已來不及停止,撞上正在平交道上清理障礙的高施傳,重傷的高施傳立即被送往台北鐵路醫院急救,由於傷勢過重,在到院之前已無氣息。

當年高施傳的公祭典禮相當隆重,嚴家淦副總統、蔣經國副院長、中國國黨祕書長張寶樹、谷正綱、高玉樹等等黨國大老都是公祭人。

為了表彰與紀念高施傳先生捨己救人的義行,於民國六十年在接近事故地點的雙連站立碑紀念。

以上就是整個事件的經過大概。




↑高施傳先生銅像。→ 銅像制服上的台鐵局徽。

紀念碑上的日期雖是民國六十年三月,不過落成啟用是在當年的鐵路節,也就是六月九日,於紀念碑所在的雙連車站舉行,由交通部長張繼正揭開銅像布幕,現場還有省主席陳大慶所頒的「義行足式」匾額,典禮相當隆重。

原紀念碑的正面,是副總統嚴家淦題的字「捨身取義」,而不是目前所看到的張寶樹題的「黨員楷模」,張寶樹的「黨員楷模」,與蔣經國「忠義楷模」都是在兩側(蔣經國當時是副院長,當然還不能放正面)。今天只剩「黨員楷模」這面石版有被保留下來。

雙連站拆除時,紀念碑也被拆掉,只保留了銅像、以及碑體上刻著文字的大理石版。後來捷運完工後才在文昌宮前的捷運空地重組起來,成為今天所看到的模樣。不過蔣經國的「忠義楷模」、嚴家淦的「捨身取義」這兩面大理石版已經不知去向。

碑上的銅像,出自名雕塑家林木川之手。內湖忠勇山上的蔣公銅像,正是林木川的作品,民國六十至八十年代,許多重要公共空間裡的蔣公、國父銅像,大都是由林木川雕塑(日月潭、國父紀念館、高雄中正文化中心...等等)。


↑北淡線時代的高施傳先生紀念碑。

紀念碑在數年前曾因敏感的「黨員楷模」幾個字而遭噴漆破壞。平心而論,在那個戒嚴時代,小老百姓想在公家機關安安穩穩地吃口飯,怎能不加入「國民黨」呢?

從這座碑上可以看到:高施傳先生的捨己救人的義行、見證北淡線鐵路的存在、從八股的碑文中,甚至可以嗅出三十年前的政治環境,是極富歷史意義的紀念碑。

紀念碑很幸運地逃過了與北淡線一同拆除的劫難,默默地佇立在菜市場邊。當初不知道是誰主張留下的,實在是功德,讓三十多年後的人還知道這件事情。拍攝紀念碑時,有些人開始很好奇的看著紀念碑、也看著我,從他們狐疑的表情,我想他們應該不知道這座碑的典故。

我還很好奇,那位闖大禍的公車司機不知下場如何?

拍完紀念碑,本還想上陽明山走走。但燠熱的天氣,把我的興致全烤光了,打消上山的念頭。先到附近著名的雙連圓子湯吃冰,再逛逛孔廟、保安宮吧,下午再去看超人吹冷氣。


↑大理石碑上記錄著整個事件的經過,字跡尚清晰,閱讀不難。


↑與紀念碑合影。




↑紀念碑對面是香火鼎盛的文昌宮。→ 紀念碑所在的捷運公園旁邊即是菜市場。

高施傳義士傳略:

(以下抄自碑文,但為大家閱讀方便,我加上標點 及段落,原文無段落、無標點。碑上的「中華民國六十年三月 日」,在「日」之前沒刻數字,原本就是空的)

義士姓高名施傳,台灣省台北縣淡水鎮竹圍村人(淡水鎮北勢里七號)。世業農,兄弟八人,君居長,於民國三年誕生,國民學校畢業後,丁父憂,其弟三人又先後被日軍徵召入伍,遠戍南洋群島,餘弟並皆幼,全家生活悉賴焉,遂於民國二十八年六月入台灣鐵路竹圍站,任後夫盡忠職守,能任勞任願,而敦厚謹飭,更樂於助人,因其負責盡職,得路方器識,於本省光復後,即調升該站司轉轍工作,益見勤奮。

卅五年,以優秀被吸收入中國國民黨,服膺主義,忠黨愛國,更見義勇為。四十七年調華山站,仍任原工作,因該站改換自動號誌,復改調雙連站,任看柵工作,以訖殉職。其在職期間,從未請假,三十餘年如一日,始終全勤,稱模範焉。不幸於五十九年十月三十一日,因搶救平交道公車,於驚危一剎那間,奮不顧身捨生相救,使公車六十餘人得以全活,而君竟因而身殉。

嗚呼,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捨生取義,君實有焉。其事詳殉職經過,簡述不復贅。而君之義行,可以風於世而垂於後,古之所謂沒可祭於社會者,君足以當之,因立其像而記之,使之垂於後。

交通部長 張繼正 敬撰

中華民國六十年三月 日


北淡線雙連站小檔案:

雙連在清朝稱「雙連陂」。在淡水廳志裡就有記載:「雙連陂,在大加蠟堡,距廳北一百二十里,屬九板橋下。兩陂相連,灌溉田一百餘甲」。

現今歸綏街、錦西街、涼州街範圍一帶,有兩個相連的超級大水塘,提供附近農田灌溉所需的水源,所以稱為「雙連陂」,「陂」指水塘。興建北淡線鐵路穿越此區時,地勢低漥的沼地不利於鐵路的通過,同時為配合都市計畫,將水陂填平,以利鐵路興建與住宅區的開發。水陂消失,變成了房舍、街道與鐵路。而當地名簡化為「雙連」後,再也看不出原來是指「相連的兩個水塘」的意義了。

明治34年(1901年)8月25日北淡線開業營運時,並未設雙連站。

  • 因附近馬偕醫院的啟用、以及大稻埕貿易的興盛,因應地方客貨運輸的需求,在大正4年(1915年)8月17日始設雙連站。
  • 昭和18年(1943年)雙連站第二代站房啟用。
  • 雙連站未拆除前的地址為:台北市建成區萬全街一巷一號。

紀念碑的位置:

捷運淡水線雙連站下車,沿捷運綠帶公園往民權西路站方向走,紀念碑在文昌宮前(民生西路45巷9弄巷口),距離雙連站約三分鐘步程。



2006/7/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赤腳車小斌 的頭像
赤腳車小斌

赤腳車小斌 Go Go Barefoot

赤腳車小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