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彎延於九份、金瓜石一帶的102縣道(照片中的聚落為金瓜石)

有好一陣子沒開車走 102 縣道(註一),因為怕塞車。這條道路在假日的車流,絕不輸陽明山的仰德大道。

這條公路假日容易塞車,全因它是通往九份的主要公路。九份愈來愈熱門,尤其是從瑞芳到九份的這一段上山的道路,在假日並不太好走。

但 102 縣道在穿過了九份之後,一路順暢,風景壯麗,和先前的擁擠完全不一樣。

九份,山城早年的淳樸已不復見,滿山的民宿、茶館、小吃店,每一家都幾乎販賣相同的懷舊文物,其實也可以看出,觀光客的心理也是很好滿足,給他餵飽喝足,也就心滿意足,下次會再來。

風景對台灣觀光客而言,似乎永遠被當做天然的照相佈景,「吃」才是旅程中是最重要的,所以在台灣無論哪個風景區,永遠少不了 山產餐廳、卡拉OK餐廳、溫泉SPA餐廳這類都是提供食物的地方。

這次走102縣道,一方面純兜風,其實目的地是福隆車站附近的「吉次茂七郎紀念碑」。

「吉次茂七郎紀念碑」是一位日本鐵路工程師。在日本時代,宜蘭線鐵路上最長的隧道「草嶺隧道」是由他設計興建的,在那個年代,這麼長的一座隧道可是個不得了的工程 (三貂嶺隧道也是他設計的)。

去福隆的路線不少,很多人都會選擇好開的濱海公路。但是我不急,為了欣賞的山景美色, 就選了這條翻山越嶺的102縣道,忍耐一下就可以通過痛苦路段,只要過了九份,什麼都順起來了。
 


↑在102縣道最高點:「不厭亭」遠眺侯硐車站,左方最高的那座山是五分山。


↑侯硐車站(zoom in)。

不厭亭附近,大約是這條公路的最高點,從這邊可以鳥瞰侯硐車站,每次我都是從車站往山上看,今天從山上看著我常去的小站,感覺很不一樣。

古蹟這種東西,在台灣不太受重視。只有具商業價值與政治意義的古蹟,才是古蹟,這是普遍台灣人一向對待古建築的思維方式。

與鐵道有關的歷史建築、遺跡、甚至古蹟,在台灣可算是邊緣中的邊緣,知道的人不多,了解的人更少,大部分的人還是把懷舊的心情放在鐵路便當上。

吉次茂七郎紀念碑與廢棄的草嶺隧道,當然也是這不被重視的古蹟之一,還能存在多久?我不曉得。

草嶺隧道動工於大正10年(1921),完工於大正13年(1924),開鑿這座隧道在當時可是一項重大且具意義的工程,隧道的通車,也象徵宜蘭線鐵路的貫通,人們進出蘭陽平原更加便利 。在大正10年那個時候,要開鑿一座兩公里長的隧道,非常艱鉅不容易。

因此在完工後,分別在在隧道的南、北兩端,題有「制天險」、「白雲飛處」做為工程順利完工的紀念(註二)。

我認為這隧道應該和舊山線那些隧道一樣,都有保存的意義,不過舊山線有人炒作,這邊,永遠是靜靜的躺著。

現在想要看這些題字,有些不容易,隧道兩端早已埋沒在雜草樹叢裡,沒有鋤草的話,不太容易看到隧道上方的題字。


↑吉次茂七郎紀念碑的正面,這是朝福隆的方向,「故吉次茂七郎...」幾字隱約可見。


↑吉次茂七郎紀念碑,背面的碑文有些難辨認。

紀念碑的上的文字,有些模糊,正面(朝向福隆站這面)字體較大,還可以看得出吉次茂七郎幾個字,背面就有些不容易辨識了,日文夾雜著漢字,依稀可以推敲出大概的意義,我應該得儘快找時間把上面的文字記錄下來。

這塊碑應該列為古蹟保護才對,真擔心哪天就被破壞了。

下午四點左右又回到福隆,今天雖不是坐火車,但還是到站前的便當店,買個當地名產:福隆便當。其實每次搭乘宜蘭線普通車經過福隆站時,不管餓不餓,都會買份月台上販賣的便當來吃,坐開窗的火車,要吃月台便當才有意思。

吃完福隆便當,開車走濱海公路回台北。


註一:

102縣道基本資料,起點:基隆,終點:福隆,全長41公里左右,主要經九份、雙溪、貢寮。

註二:

宜蘭線鐵路舊草嶺隧道以及吉次茂七郎紀念碑,位在草嶺隧道北口。

北口到達方法

福隆火車站前面那條小路直走到底(出車站右轉,步行前往要有心理準備,步行時間約40分鐘,若是從濱海公路轉進福隆車站的話,遇車站左轉),途中會經過一個教會, 他有個十字架招牌,繼續往前,過跨越鐵路的橋就到達了,紀念碑就在這個橋的旁邊。

過橋後右方有一廣場可以停車。

吉次茂七郎紀念碑,位於舊草嶺隧道北口附近(福隆端),1924年10月立,紀念因開譬草嶺隧道積勞成疾過世的日本工程師:吉次茂七郎,見證當年施工的艱辛,草嶺隧道於 1924 年通車。

其他比較知名的、很容易看到的鐵路紀念碑還有:舊山線泰安站的地震重建紀念碑、內灣線的內灣站月台上的通車紀念碑,以及花東線舞鶴站的拓寬紀念碑等等。

舊草嶺隧道長 2165公尺,是座紅磚造型隧道,兩側隧道口都有題字:

北口題字(福隆端):制天險,提字人:新元鹿之助(總督府鐵道部長)
南口題字(石城端):白雲飛處,提字人:賀來佐賀太郎(總督府總務長官)

宜蘭線鐵路在民國六十九到七十四年間進行雙線化工程,日本時代興建的這座隧道太窄,不能鋪設兩線軌道,所以就在旁邊開一新的隧道,取代原日本時代興建的草嶺隧道。

實際上,紀念碑離舊隧道口還有一段距離(約兩、三百公尺),我不清楚這個紀念碑是否在開闢新隧道的時候被遷移過,舊的這個草嶺隧道,在新線隧道口的旁邊後方,但是已埋沒在荒煙漫草間,前方被附近居民養雞種菜,要接近道隧道口不是很容易。

你可以從廢棄的警總橋隧連營房進入,不過要小心,別讓人家以為你是來偷菜的...

草嶺隧道南口的到達方法:

搭火車在石城站下車,出車站沿濱海公路往回走(往福隆方向),步行大約 20-25 分鐘,會到達一檢查哨,這檢查哨是貨櫃鐵皮屋,他的對面有很大一塊空地,這個空地就是目前使用中的草嶺隧道的正上方。

這個檢查哨的旁邊有個台汽(國光)客運的站牌,名字就叫「隧道口」,濱海公路在這邊是個彎道。

繼續沿公路往前走一點點,靠海側這邊有一條窄路從下面叉上來,走這條窄路下去,留意右手邊,就可以發現舊草嶺隧道口了,隧道口已經被紅磚封起來。

但隧道口上的題字不一定看得見,因為周圍常被植物覆蓋,不見得可以看到題字。

(旅遊日期:2003.4.20)


赤腳車小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