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我和喵仔本來約好去看電影的,不過時間沒有算好,到西門捷運站時看看時間已錯過了開場,下一場又得等很久,我們決定先去龍山寺附近晃晃打發時間,因為這區除了古蹟之外還有很多奇妙的東西 。
 
其實漫無目的亂走在萬華街道上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們深深地被這區既頹廢又復古的氛圍所吸引,因此百來不厭。時間在萬華彷彿靜止不動甚至倒流幾十年,整個街道氣氛似乎和六十年代的台北差不多(我還沒那麼老,說六十年代是憑書上的照片想像出來的),在桂林貴陽西園廣州長沙這些街上,處處可見老建築老公寓老大廈,還有一堆奇奇怪怪的商店,無論是否日頭高照,但走進這區的街道,彷彿空氣中永遠漫著一股霉味,總給人一種陰暗暗毫無商業生氣的感覺,還有這一帶地上狗屎超多。
 
逛個逛著會讓你搞不清楚到底是否還置身於繁華現代的台北,感覺彰化嘉義台南的隨便一條街都比這裡有活力,看到街角的豪宅推案,才猛然回過神來提醒自己依然在台北,沒有流浪到外縣市。
 
經過一家房屋仲介,瞄了一下貼在玻璃上的「物件」價錢,儘管這裡沒有東區的時尚亮麗、或是大安文山的文教氣息,我想我即使不吃不喝二十年大概也沒法在這彷彿時光倒流且遍地黃金的奇妙異境買棟房子。
 
我和喵仔都認為就算有錢也不會在這買房子,我望著那棟豪宅(起碼價格對我來說是豪宅級的)心想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會花大錢買樓住在這?如果我有錢的話,我想我八成會買在宜蘭或台南鄉下,造棟千坪透天田園別墅,所以同事都說我有藝術家的性格,不過我也搞不懂所謂藝術家性格究竟是什麼。
  
逛到昆明街時發現了傳說中的彩虹,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它就在國賓隔壁而已,我跟喵仔說哪天有空一起進去體驗一下唄,喵仔聽完這句話,好像馬上要扒光他衣服似的,嚇的花容失色掩面而逃~
 
隨意亂走竟在市區走了近三小時的路,里程絲毫不遜於爬山,原本只是閒晃打發時間等下場電影的,這下反倒累得沒興致去看了。



↑來龍山寺遊覽的外國人很多,觀光 + 進香,雖不是大節日人潮依舊爆擠。聽到台灣導遊講著一口流利的日語在介紹龍山寺,我真希望我的日語可以學到那種程度.....


↑在龍山寺發現這段奇妙的文字「株式會社華南銀行」?原來就是現在華南銀行的前身,株式會社華南銀行創於大正八年,看到這柱子我才知道華南銀行竟然那麼古老。龍山寺人山人海,我們轉了一圈就閃人,下個目標是去華西街最尾巴那攤吃紅豆湯(因為上次來太晚沒吃到那攤)


↑華西街尾之紅豆湯圓(我點的),這家的紅豆湯很好吃。


↑華西街尾之花生湯加油條(喵仔點的)


↑華西街右轉貴陽街,隨即到了「青山宮」(柱上年代大都在昭和十三年前後),其實青山宮來過好幾次,不過我仍然記不得這間拜的是誰......


↑我覺得青山宮的石獅子和日本狛犬很像。


↑除了尾巴像狛犬的尾巴之外,連狛犬身上才有的花紋它竟然也有,濃濃東洋風~


↑華麗絕倫的「朝北醫院」(貴陽街西園路口),日本時代巴洛克風之建築,不過建造年代我不知....


↑續沿著貴陽街直直走,來到艋舺清水巖祖師廟(回家後再看這張照片突然覺得有趣,因為地上那兩頂安全帽還有廟埕前凌亂的小吃攤桌椅,讓此地更顯頹廢荒城的感覺)。


↑祖師廟兩側之「磚雕」是觀察重點(書上說的)!它們是嘉慶22年的遺物。


↑祖師廟同治七年的抱鼓石,我問喵仔為什麼上面刻「猴子」?喵仔說那是老虎啦!!(我:汗....)

對齁,另一邊的抱鼓石刻「龍」,這邊應該就是「虎」沒錯,虧我古蹟看過那麼多祖師廟也來過不少次,猴跟虎都搞不清,不過我還是覺得它很像猴......


↑祖師廟昭和十年間的匾額,黑漆抹汙一片,現場很用力看才能猜出上面寫啥。


↑到此一遊(艋舺清水巖祖師廟)。


↑半路上看到的老房子。


↑奇妙的公司....(我以為邵氏早從地球上消失了,西門國小對面)


↑經過國賓,又繞去西門國小看看紀念碑的現況。位於西門國小內的埋立地紀念碑,去年二月初來看的時候這座門還沒建好,可以直接走到紀念碑前(西門國小就在國賓戲院附近)。


↑回西門站的途中路經台北天后宮,天后宮現址在日本時代是屬於高野山真言宗的「弘法寺」,弘法寺祭祀的是弘法大師(日僧空海和尚),不過更早以前清領時期卻是拜媽祖的新興宮,其實神明要住哪也得乖乖聽人類的話,真是妙呀。路過此地特別進來拜拜媽祖、弘法大師,其實每次路過我都會進來看看。


↑天后宮內的日本弘法大師像。


↑回到捷運西門站,結束下午漫無目的之閒晃。

2007.11.04@台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赤腳車小斌 的頭像
赤腳車小斌

赤腳車小斌 Go Go Barefoot

赤腳車小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