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愛貓男去爬軍艦岩,從山上下來回到榮總的時候,就在離登山出口不遠的停車格裡,發現一輛盡是灰塵落葉覆蓋的Mercury Topaz。

嘩~是 Topaz耶!!我驚訝的叫了出來,Topaz 是非常令我懷念的車款,沒想到在近二十年後的今天還能遇見他。

這輛Topaz猛看雖近似報廢,全車覆著厚厚的一層灰,烤漆也暗淡無光。但全車鈑件十分優良,車燈、玻璃完好,鍍鉻水箱護罩完整,甚至連最容易飛走的輪圈蓋都還在(還是當年原廠的哩),假使他機械方面沒啥嚴重故障的話,整新後應該就能重新上路,開與眾不同的美國轎車在路上一定很拉風。
 
我跟愛貓男說這是我的第一輛車(註),我人生中屬於自己的第一輛汽車就是Mercury Topaz,我爹爹送我的,我記得行照上的年份大概是1989年吧。

以前還沒出現數位相機這種東西(有的話也是畫素超低性能超爛,且貴死人不償命買不起),所以那時我對拍照根本沒興趣,並沒有留下太多我和我的Topaz的照片,現在回想起來十分懊悔可惜。
 
當時國內Mercury幾乎都是貿易商進的,Mercury車系在台灣最有名的大概要算Mercury Sable ,豪華氣派又便宜,80年末至1990年初台灣大街小巷都看得到Sable的身影,進口商給Sable取個尊貴又好記的中文名字叫「大黑貂」。
 
大概要維持車名的一貫性吧,又把 Topaz 叫做「小黑貂」,雖然 Topaz 這個字跟「貂」一點關係都扯不上,這家台灣唯一的Mercury轎車進口商之後都用「貂」來命名他們所販賣的Mercury汽車。
 
在1980至1990年間的台灣,美國車便宜又大碗,Topaz當時全新的一輛記得也只不過60幾萬出頭而已,像GM雪弗蘭那種國民車價錢更低,美國車舒適行車配備應有盡有,同價位國產車沒有的他全都有,所以台灣滿街都是美國車,一點都不稀奇。當時光是GM車系台灣就有三家正牌代理商哩(中聯、正章、國產,不過以上公司現在全倒光光了),不像現在要在路上看見一輛美製Buick車都很難。
 
Topaz最好玩有趣的一點,就是他的安全帶是「自動上肩」安全帶。
 
你坐上駕駛座、關好車門後,安全帶會從A柱的位置自動滑到B柱並固定,安全帶牢牢的束住乘客。聽說這好像是美國人很懶得綁安全帶,但法律又規定前坐都要綁安全帶,汽車廠才研發這樣的新奇玩意兒。所以幾乎大部分的美國水貨原裝車都有這東西,而代理商進的版本可能就會把這東西換掉,改成較便宜的傳統安全帶。
 
車門沒關好、熄火大燈忘記關、或解除自動上肩安全帶,車子就會發出類似平交道警報機的那種「噹~噹~噹~」提醒你的聲音,以上對美國車而言都是很基本的配備,不過當時還沒有 Air Bag 就是。

Topaz堅如坦克般的安全我親身經歷過,有一次在林口路段遇上塞車,我的車已經停止不動,大約過了十幾二十秒,後方突如其來地一陣強烈撞擊,把我的車推向前車,砰砰砰我和前方五輛車都親吻在一起了。

原來後面一輛喜美沒煞車就撞上來,Topaz的整個行李箱被撞凹沒了,頓時變成四門掀背車。不過讓人驚訝的是後座仍然十分完整,如果坐在車內根本不知道車屁股已經沒了,而且車門都可以正常打開。

安全帶也瞬間產生作用,勒得我胸部一陣疼,我本以為那自動上肩安全帶沒啥用,因為感覺像輕輕貼在胸前而已,沒想到在緊要關頭時真的滿管用的,這時我才真正看到美國車的安全科技。

至於那輛肇事的喜美想當然成了一堆廢鐵,駕駛人重傷送林口長庚去急救。後來警察告訴我說,那人是酒醉駕駛,且沒帶煞車就直直撞上來。我認為這種機掰人沒啥好急救的,應該當場夾爛在廢鐵裡面,然後廢鐵再爆炸燃燒,把機掰人渣徹底燒個乾淨。當時朋友說你要有佛心呀~,對呀,我就是很有佛心慈悲為懷才咒他去死,免得這種機掰人出院後繼續危害社會。
 
所以我一直很討厭喝酒的人,喝酒開車的人都該抓起來槍斃、早早去死。
 
後來的賠償修復事宜就完全交給保險公司處理,我沒花半毛錢,花了三個月修好之後又開了一陣子,在1995年七月換了新車 Opel Corsa。
 

↑Topaz美式典雅造型,這輛Topaz的輪圈蓋竟然還是原廠的,真難得。依我的觀察這輛 Topaz 的外觀板金十分良好,假如機械方面沒啥問題的話,重新烤漆整理後應就能上路,開與眾不同的美國轎車在路上一定很拉風。


↑行李箱上的行李架,裝飾大於實用,氣派的美式尾燈。


↑當年台灣Mercury車系最大進口商「貂族汽車」,Mercury Topaz 都是貂族汽車進口的。

2007.10.27@台北榮民總醫院

註:

我曾擁有過的汽車:第一輛:Mercury Topaz(1993-1995)。第二輛:Opel Corsa(1995-2005)。第三輛:Hyundai Matrix(2005年至今)。

    全站熱搜

    赤腳車小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